男子健身房指导同事却被冻结会员卡 维权被指成黑私教



商悦传媒   2019-04-06 05:56

导读: 夏欢和黄忠两人先后在道格韦恩服务有限公司龙泉驿分公司(道格韦恩健身吾悦广场店)办了会员卡,黄忠健身,夏...

  夏欢和黄忠两人先后在道格韦恩服务有限公司龙泉驿分公司(道格韦恩健身吾悦广场店)办了会员卡,黄忠健身,夏欢爱去给黄忠做指导,三番两次,指导场景被健身房拍下视频,据此,健身房冻结两人的卡,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责夏欢是黑私教,违反健身行业规定。

  “我们是同事,会员相互交流之间为什么被说成是黑私教。”夏欢说,他与健身房签订的合同中,并无不能与其他会员交流或指导其他会员,健身房不仅擅自停卡,还侵犯他的名誉权,他要求健身房赔礼道歉,并且退掉两人的健身卡。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夏欢和黄忠的遭遇仅是个案,但“不允许在健身房内指导他人”已成为多数健身房的默认规则。对于健身房来说,鉴别“黑私教”其实颇为困难,为此,他们也采取了完全不同的措施。

  夏欢喜欢健身,是一名健身达人,2017年3月,夏欢在道格韦恩吾悦广场店办了一张为期两年的会员卡,价格3300元,办卡后,下班了夏欢每天都泡在健身房锻炼2个小时。

  黄忠身材较为高大,体质却不如夏欢。“我说你身体不好,不如跟我一起到健身房去锻炼。”夏欢说,在他的建议下,黄忠于今年6月9日在道格韦恩办了一张两年卡,花费3000元。

  办了卡,黄忠并不常去。9月,黄忠做了一个手术,体质变得更差,开始做固定器械恢复训练,训练时,遇到不对的地方,夏欢总是要指点一二。

  “基本上说的都是,不要耸肩、不要弓背、不能举超过你能承受的重量。”夏欢说,黄忠做得不规范的,他要做示范或者上前调整,一来二去,健身房很快注意到这个现象,11月份,夏欢给黄忠做卧推姿势调整时,健身房教练部沙旭杰走了过来。

  “他跟我说,不能指导,违反了健身房规定要被停卡的,如果你朋友有需要,可以找健身房的私教。”夏欢说,他问了一句,私教价格多少,得知是200元到600元,“价格这么高,我们这样的肯定不可能买噻。”

  因为这一次提醒,他特意拿自己合同拿来一看,合同中,并未约定,会员之间不能交流或者指导,他并未当一回事,两人继续一起训练。

  12月8日,夏欢再次给黄忠指导时,健身房再次警告,并且直接将两人的卡冻结,健身房当场表示将剩余卡费退还,在15日将余额退还。“我们说,退就退嘛。”黄忠说,退卡过程计算,他办卡以来一共打卡28次。

  12月22日,两人前去找健身房,健身房承诺2日之内解决夏欢的退款,而黄忠的卡不退。“不退款,卡又被冻结无法使用。”

  黄忠说,无奈之下,12月23日,两人选择向媒体爆料,健身房在回应媒体采访时候展示了两段视频,一段视频中,夏欢给黄忠调整锻炼姿势,另外一段,两人一起在过道上做抬腿训练。

  “根据这两段视频,健身房跟媒体说我是黑私教,违反了健身房的规定。”12月25日,夏欢对红星新闻记者说,被指成黑私教,视频播出去后他的生活受到极大影响,当天他的父母打了十几个电话指责他,“说我为什么要收黑钱?说我是败家子。”

  夏欢和黄忠两人出示的工作证显示,两人是同一个公司同事。两人称,夏欢对黄忠虽有指导,但是并没有收费。“从合同来看,我们都没有违反合同,但是健身房却停掉我们的卡,还抹黑我。”夏欢说。

  12月25日,夏欢和黄忠提供的合同显示,两人的合同差异却很大,夏欢的《会员入会协议细则》较为简单,更多是一些注意事项;而黄忠的则新增了许多条款,其中第七章附则中有一条,会员不得在本会所内进行本会所允许的任何收费性活动,或者从事与本中心经营服务有冲突的赢利与非赢利的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对本会所内其他会员指导15分钟以上时间的情况,一经本会所单方确认,有权终止其会员资格,并不予退还剩余会籍费用。

  前台工作人员确认,黄忠的卡确实已被冻结。道格韦恩吾悦广场店店长汪莎说,夏欢的卡已经进入申请退款流程,退款申请单显示退款理由是,此会员带不同会员进店训练,健身房对此会员予以强制退费。根据剩余日期核算,扣掉赠品健身包费用,退款689元。“黄忠的卡我没有办法退,他要是愿意可以继续在这里锻炼。”

  道格韦恩吾悦广场店教练部经理沙旭杰回应红星新闻记者采访说,冻结夏欢的卡,是因为夏欢违反健身房规定,违反健身行业规则。

  “我就两三次发现他带不同的会员做训练,这不仅在我们健身房不允许,在所有的健身房都是不允许的。”沙旭杰向记者展示了三段1分钟左右的视频,视频里,夏欢带着黄忠做训练,两段视频中还出现了一名蓝色衣服男子。“我们是教练,只要一看就知道哪种是同水平的会员在交流,哪种是教练在带会员。”

  沙旭杰说,即便是健身房自己的教练,也禁止给固定会员做长时间的指导。“你带不同的会员上课,占用了我们的场地,如果每个人都带会员,那我们自己的健身房教练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一旦发生伤害,还要健身房为此承担责任。”

  沙旭杰承认,虽然夏欢对黄忠有指导行为,但是至于两人之间是否收费,他无法确认。“这属于个人隐私。”沙旭杰说,夏欢当然不敢承认自己是黑私教,一旦承认,将会被全成都健身房。

  对于夏欢和黄忠不同的合同,汪莎表示,有健身房发现这种行为,为了规避,请专业律师重新拟定了新的会员合同。从合同上来看,两人都没有违反合同。“我们也不认为自己违约,在停卡之前告知过两人,只要他们不继续有这种行为,完全可以继续锻炼。”

  12月27日,夏欢和汪莎均向记者确认,道格韦恩已经退款给夏欢和黄忠,前者退款689元,后者退款2110元。“道歉是不可能的,因为他带会员上课在先,媒体是他自己找来的,我们只说行业内将这种行为定义为黑私教。”

  12月27日,记者为此走访成都多家健身房,不同健身房针对“黑私教”界定困难所采取的措施不尽相同,态度迥异。

  舒适堡健身(国际金融中心店)私教副经理告诉记者,为了避免“黑私教”出现,在他们健身房,会员之间不能进行指导,“搭着练都不允许”。她进一步向记者解释称,不管是否收费、不管是否是朋友,一律不允许出现私下指导的行为,“是夫妻都不行”。那么,这样是否会影响朋友之间进行正常交流呢?对此,她表示,这要分情况,虽然会员之间不能指导,但是“保护”是可以的,而保护动作和教授动作很容易区分。

  该健身房的私教经理杨先生则补充称,目前为止,在他们店还没有出现可以肯定是“黑私教”的会员,但是多次劝导过会员不要在场所内进行指导对于疑似“黑私教”的人,通常他们采取的措施就是劝导。

  “跑到别人的场所来赚钱,你觉得可以容忍吗?”此外,杨经理认为,“黑私教”的损害在于会员的安全无法得到保证,而且许多“黑私教”的动作不专业,会干扰到在一旁锻炼的其他会员,影响到对他们店的评价。

  记者来到奇迹健身(恒大广场店),销售人员和一位健身房私教表示,只要双方都是会员,可以带朋友过来指导,但是在外面请私教过来则不被允许。对于该如何判断是朋友还是私教,他们并没有给出实质回复。上述健身房私教还告诉记者,他们有巡场教练在场地内进行巡逻,“黑私教”一旦被发现,会被整个行业“拉黑”。

  而当记者来到另一家健身房恒大广场店询问是否可以请办了卡的朋友在健身房内示范动作,对方表示“这是肯定不允许的,这样一来我们的教练不是受影响了吗?其他人要是也照着学怎么办?”前台工作人员认为,记者描述的行为等于“自带私教”。

  对此,上述健身房均没有正面回答,不过,成都市休闲健身服务行业协会会长秦大川告诉记者,据他了解,业内多家健身房均会在合同中写明会员在健身房内不能指导他人或者从事和健身房经营项目重合的活动,他们管这个叫“排他性条款”。

  “这是行规,不管是哪个健身俱乐部都不会允许私下指导。”采访中,舒适堡健身(国际金融中心店)副经理这样说道。然而,群艺健身总经理、教练总监闵晖却向记者表示,他们健身房欢迎会员带外面的人过来练,也欢迎会员之间互相指点。

  “前提是双方均需要在健身房办卡,并且需要签安全协议,声明对会员的安全负责,万一发生意外责任自负。”闵晖说。

  不过,闵晖也认为,从公平角度,“黑私教”确实对健身房私教的利益造成损害。他告诉记者,“黑私教”侵害了健身房的利益,但是直接的利益冲突其实更在于健身房私教和会员之间。

  据他所知,许多健身房私教的有月度考核任务,黑私教会“直接影响到的饭碗”。“比如挣不到一万就要下课,对私教来说压力是很大的,因此会盯着客人。”

  对于夏欢和黄忠的遭遇,闵晖表示,自己听说过类似的事情,但退款退卡绝非行业通行做法。“这是最坏的结局,作为经营者,也要考虑到客人流失后的利益损失。”

  此外,他也听说过许多健身房会在合同里明确约定不能在健身房内指导他人,但他认为这对健身房反而是一种伤害。“合同的基础就是公平,设置的条款强烈不对等,真闹到法院也不会得到支持。”

  他表示,由于不好掌握证据来判断是否是盈利行为,所以他们干脆采取开放的方式,省去了判断的麻烦。

  此外,闵晖还坦言,“黑私教”的出现对整个行业来说也许也有好的一面。“关键可以促使行业反思为何黑私教能有市场,如果健身房私教质量高,价格公道,黑私教的空间也就自然被压缩了。”

  成都市休闲健身服务行业协会会长秦大川告诉记者,最近这段时间,“黑私教”确实比以前更多了。他认为,除了需求增多,另外一个原因在于教练的培训周期变短,导致职业素养下降。“以前成为一个相对成熟的私教需要两年左右的时间,要从巡场教练做起、经过多轮培训、训练,现在私教的准入门槛变低了,只需数月就可以做私教。”

  秦大川也认为,健身房行业面临“黑私教界定难”的问题,但目前没有一个普遍适用的解决方案。针对疑似黑私教,业内采取的做法是在各个微信群里曝光,他表示,今年以来自己已经在微信群里看到十例以上。

  他坦言,健身房里确实存在朋友之间一对一无偿指导的情况,但“黑私教”和客户会声称是朋友否认收费指导,健身房也就难以断定,除非是“一对多”在不同场合进行指导,怀疑的理由才比较充分。

  “谢绝进行指导的做法,和餐厅谢绝自带酒水是一个道理。”秦大川表示,私教是传统健身房核心业务,对一个健身房而言,投入成本最高的部门就是教练部。由于传统健身房主要靠办卡和私教两条腿来盈利,黑私教相当于“在砍健身房的一条腿”。

  采访中,秦大川提及,现在很多教练会自己开工作室,他认为这可能是解决问题的一个办法。此外,共享健身房的出现在他看来也有利于问题的解决。“共享健身房不靠私教,靠提供场地来盈利,对场地、器械要求不高的人可以找私教去共享健身房。”

  北京市君泽君(成都)律师事务所方毅律师认为,健身房只看到会员之间的交流行为,无法证明会员之间是否收费、有招募行为,这种缺乏直接证据的指称会员是黑私教,属于不实指控。

  “而且健身房还将这种不实指控通过媒体公开地向不特定人员传播,使得该会员的社会评价降低,已构成名誉侵权,会员有权要求赔礼道歉。”方毅说,夏欢与健身房的合同中未就该种指导行为进行约定,即便其行为真的是违反了健身房内部规定、甚至健身行业规则,健身房直接冻结会员卡的行为也构成了违约。“健身房违约在先,名誉侵权在后,至于要怎么赔偿,要看合同怎么约定。”

  如果健身房已将会员间不能相互指导明确写入合同,若会员再互相指导就是违约,健身房可以按照违约条款办理;在有些允许会员指导的健身房里,他们与会员签订免责协议。但是该免责协议不能排除健身房的法定义务。“譬如健身房有保证会员安全的法定义务,如果健身房将会员指导场所放在一个地面湿滑的区域,在指导过程中因地面湿滑摔伤的,即便有免责协议,也应因此承担责任。”

  四川方策律师事务所律师郭刚则认为,一般而言,合同里关于不能在健身房里指导的约定,并没有违反法律法规,如果消费者没有履行合同内容,在健身房进行了与经营项目重合的活动,构成了违约,应当按照合同约定承担违约责任。但是,这件事还需考虑到合同是否是格式条款,如果合同文本是批量印刷出来的,那么健身房应当对该约定的字体加粗,并在消费者办卡时就尽到告知义务,使他们知道不能进行和经营项目重合的活动,否则,这一条款无效或将被按照有利于消费者的方向进行解释。“具体到这件事,条款应该理解成,只有带外面的人进来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收费的私教活动,才能构成违约。”